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乐毛纺涉嫌虚假评估航天通信缘何豪赌

发布时间:2020-02-11 06:38:48 阅读: 来源: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随着山东、浙江两地证监局对山东如意()、航天通信()的调查被公开,一场被隐匿的财务迷局渐渐浮出水面。(详见本报12月12日14版《毛纺两巨头被查升级 航天通信、山东如意财务迷局待解》)

记者深入调查发现,2011年上半年航天通信入股的张家港新乐毛纺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新乐毛纺),或成为其中的关键一环。

新乐毛纺在易主前大肆购入原材料,其对应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短短10个月各激增3.27亿元和1.21亿元,这致使新乐毛纺最终估值整整提高了71.03%,

而抬高新乐毛纺估值的“关键先生”正是这场财务迷局的重要调查对象:青岛东雍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青岛东雍)和裕龙集团。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航天通信入主不到一年时间,新乐毛纺就蹊跷地成了公司最主要的被担保对象,涉及金额高达3.56亿元。

涉嫌虚假评估

2011年3月,航天通信公告称,其向新乐毛纺单方面注资7849.31万元,从而取得51%的控股权。

让市场关注的是,航天通信入股新乐毛纺是否真值7849.31万元?

经上海银信汇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以2010年10月31日为基准,新乐毛纺所有者权益评估前账面值4702.38万元,评估值8042.51万元,增值3340.13万元,增值比例达71.03%。

但记者发现,2009年和2010年1-10月新乐毛纺评估时资产负债率达80.49%和89.28%,其业绩亦是不尽如人意。

2008年,新乐毛纺实现营收2.72亿元,当年亏损434.72万元;2009年和2010年1-10月则实现4.04亿元和6.36亿元营收,净利润亦未实现大幅增长,仅为802.67万元和399.78万元。

上述三个报告期新乐毛纺的毛利率也仅各为0.50%、4.31%和3.28%,可供比较的是,据财汇数据统计,2010年43家纺织制造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达17.89%。

如此一来,新乐毛纺估值何以有71.03%的溢价?

据航天通信增资公告,其评估增值主要系存货增值。“2010年以来,羊毛价格不断上涨,而新乐毛纺公司多数原毛在低价位时采购,库存原毛和毛条大幅增值。根据评估报告,评估后存货为24580.14万元,评估增值2443.86万元,占总增值额73.17%。”

记者亦发现,2009年底,新乐毛纺存货仅为1亿元,其中原材料5494万元;而至2010年10月底,其存货达到了2.21亿元,其中原材料则增至1.72亿元,足足翻了一倍有余。

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当时资产负债率超过80%,业绩增长乏力的新乐毛纺何以有资金在短期内囤货过亿? 且其2009年末的货币资金仅有1417.85万元。

此时,青岛东雍、裕龙集团就成了新乐毛纺被收购时估值大幅增值的“关键先生”。

财务数据显示,2010年10月底,新乐毛纺应付账款激增3.27亿元,而前两位应付账款对象即青岛东雍和裕龙集团,对应金额为2.72亿元和3086.72万元。

对此,上海一位投行人士表示,“如果新乐毛纺跟供应商之间的该笔

交易‘账到货未到’,可能还涉嫌财务造假。”

但可以肯定的是,新乐毛纺被航天通信合并报表后,航天通信财报则“吞”下了这笔存货和应付账款。

航天通信2011年半年报显示,其存货由8.20亿元增至12.63亿元,应付账款则是从3.6亿元升至9亿元。2011年年报亦显示,当年5.06亿元应付账款系合并范围增加。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2010年的巨额交易,青岛东雍、裕龙集团于2011年底仍未收到来款?两家公司如今有无收到该笔巨额款项,目前仍不得而知。

据12月5日山东如意整改方案公告,及11日航天通信行政监管决定书显示,新乐毛纺与山东如意及其他相关方账务核对工作尚未完成。

据悉,山东如意及关联企业、青岛东雍、裕龙集团、航天通信子公司新乐毛纺之间长期交叉资金往来频繁,且账目混乱,山东、浙江两地证监局已介入调查。

担保乱象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2010年,这笔神秘的交易让新乐毛纺瞬间“增肥”,但“关键先生”青岛东雍也并非“活雷锋”。同期,新乐毛纺为青岛东雍提供了巨额担保。

记者发现,新乐毛纺为青岛东雍在建设银行青岛市北支行的6000万元贸易融资,提供最高额保证,期限为2011年2月24日至2012年1月21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1年3月航天通信增资公告中,对此明确表示,“此后有关贸易融资开证担保事宜,由各方按持股比例承担提供。”

由此,国资控股的航天通信在入股新乐毛纺的同时,不仅承受了新乐毛纺前述虚高估值之重,而且还背上了51%股份所对应的3060万元的连带责任担保。

蹊跷的是,航天通信2011年半年报称,“根据公司与新乐毛纺签订的协议,上述或有负债如发生损失均由原股东承担。”即航天通信不承担连带责任。

资料显示,其原股东系自然人姜同刚、王弋、李瑞忠、沈波、李静,分别持有新乐毛纺86.5%、5%、3%、3%、2.5%的股份。

事实上,航天通信仅仅控股新乐毛纺51%股权,但随即便成了航天通信的主要担保对象。

据航天通信2011年半年报,航天通信对新乐毛纺担保金额为2552.28万元,为其当期第四大关联担保金额,占其关联担保金额总额的8%。担保期限为2011年4月22日至2011年9月28日。

不仅如此,航天通信2011年报显示,新乐毛纺被列入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被担保对象,而担保金额则达到了惊人的3.56亿元。

而当年航天通信对数十家子公司合计担保余额也仅为5.14亿元,对新乐毛纺3.56亿元的担保占比近七成,占其当期担保总额5.46亿元的65%。

可以比较的是,2011年,新乐毛纺为航天信息贡献利润仅为2346.46万元,占其净利润比例为13.30%。

而上述担保数据,至2012年中期,已从3.56亿元进一步攀升至4.6亿元。

匪夷所思的是,入股新乐毛纺不到一年,缘何航天通信不惜血本豪赌?而如今原材料羊毛跌至2010年低点水平,新乐毛纺是否成烫手山芋?本报记者还将持续关注。

中山注册公司管理

深圳代理记账电话

广州代理记账代理报税

怎样办理外国人签证延期

工商税务官网

中山注册公司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