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北盛传神仙收童子居民吃黄桃罐头辟邪至脱销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9:03:07 阅读: 来源: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河北盛传神仙收童子 居民吃黄桃罐头辟邪至脱销

核心提示:近日,河北沧州、保定等多地传言有庙宇坍塌,神仙要出来收童男童女,居民纷纷放鞭炮、吃黄桃罐头辟邪。超市罐头被抢购一空,价格由之前的7元涨至12元。6月3日,河北公安官方微博进行辟谣,呼吁民众误信封建迷信。有专家表示,希望政府做到信息公开可防止谣言传播。

据了解,谣言5月30日左右从沧州传出,并在几天内向西,席卷衡水、廊坊、保定等多地

怪象

多市居民放鞭炮抢购罐头

6月2日晚上,保定高碑店市鞭炮声起伏。家住市区附近的李女士纳闷:不过年不过节的,放啥鞭炮呢?“晚上8点左右,我听见有人放炮,就出去看。”她说,有邻居告诉她,“附近有一座大庙倒了,庙里的神仙要出来收童男童女,而放鞭炮和吃黄桃罐头可以免灾。”

“当时人们纷纷去买罐头,以至于超市的罐头都卖光了。”李女士说,由于她没有小孩子,所以就没有跟风。

当晚,距李女士家10多公里的高碑店市方官镇同样被炮声笼罩。家住这里的许女士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她家也放了鞭炮,并为孩子买了黄桃罐头,“我本来不信这些谣言,但看到大家都在这么做,也就跟着做了,主要是为了孩子,图个心安”。

她们想不到的是,当晚,保定市区、安新、清苑、高阳、容城、廊坊市区、文安、河间、任丘等地的居民,也都在用鞭炮驱逐“灾祸”。

谣言从沧州开始向西流传

而早在5月30日,沧州任丘、河间等地就出现了类似的谣言。

5月30日20时许,家住河间市区的李先生正在看电视,忽然听见楼下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紧接着,好像整个城区都在放鞭炮。“我下楼询问,听小区的保安说是河间西的药王庙塌了,要收童男童女。”

任丘市的刘先生说,5月31日晚上,他开始听到炮声。他听说的版本是,任丘北部的州庙坍塌了。这种版本流传最广,在保定的一些地区也在传。

他们家里虽没有小孩儿,但都放了鞭炮。“看大家都在放鞭炮,放了也没什么坏处,心里踏实。”刘先生说。

按照记者采访得到的线索,谣言从沧州开始往西流传,6月1日,保定东部、廊坊的一些县市也开始放炮。次日,已经传到了保定北部、保定市区及廊坊的一些地区。记者在网络论坛里看到,保定西部的满城、顺平也受到影响,与沧州接近的山东一些县市也没有幸免。

据记者了解,各地的谣言版本不尽相同,至少有八种不同的说法,但核心都是“庙或塔如何之类”的信息。

事实上,早在2008年6月,天津就出现过类似事件,鞭炮和黄桃罐头卖到脱销。同年7月,河北唐山发生的事件与这次相比几乎一模一样。2011年4月,这类闹剧又在吉林长春上演。

鞭炮、罐头的价格水涨船高

昨日(6月3日),记者在百度贴吧任丘吧、河间吧等处看到,众多网友在讨论各地放炮的事情。在微博上输入“庙塌了”进行搜索,瞬间能找到700多条信息。

自从这种谣言流传开来,鞭炮与罐头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有网友抱怨,原来卖5元的1000头大地红已经涨到8元。任丘的秦女士说,超市里之前卖7元的罐头已涨到了12元。

更严重的是,众多居民的日常工作和学习受到干扰。一名任丘的高三学生在微博上@冀中公安局:高考临近,请公安部门出面治理,给高三学生一个安静的复习环境。

回应

各地部门机构纷纷辟谣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关于任丘市州庙倒塌的谣言流传甚广。但6月2日就有网友在论坛上贴出了州庙的图片,“谁说庙塌了,好好的嘛”。河北公安网的官方微博也进行辟谣。

但是谣言并没有终止。

昨日下午,州镇政府一位边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镇政府从5月31日起就开始接到来自各地的询问电话,“州庙是不是塌了?”工作人员先是被问得莫名奇妙,后来问的人越来越多,州镇政府通过发送手机短信的方式,告诉大家谣传的内容子虚乌有,平复民众的恐慌情绪。

另外的一个版本是河间市的药王庙倒塌了。记者看到,河间网的微博与官方网站6月1日进行了辟谣。“5月31日,我们也在河间电视台上播了这样的新闻,告诉大家不要相信那种迷信的谣言,要相信科学。”河间市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

保定市佛教协会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声明,称该市“绝没有庙或塔如何之类的问题”,希望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思考

娱乐性盲从令谣言传播更广

为何迷信的甚至有些荒谬的谣言会广泛传播?

昨日下午,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师王宏说,她正在保定满城老家,“现在我周围就有很多村民在放炮辟邪。”

很多村民都告诉记者,“也不是真信,看到别人都放炮,也就跟着放了,图个心安,对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王宏也认为,绝大部分人放炮、吃罐头是带有娱乐性质的盲从、跟风。

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学教授展江认为,这是“很滑稽可笑的传言,带有迷信色彩”,这可能受到区域文化的影响。

信息公开透明,谣言止于智者

展江说,他希望政府部门能担起责任,借助网络、电视、报纸等媒体,信息公开透明,告诉大家实际上怎么回事,反复并长期辟谣。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政府或者其他机构里有影响力的人应该站出来,表达意见,平息大家的恐慌,让民众的心理有所依靠。

面对谣言时,相关部门应该怎么做,王宏的建议更加具体。她说,在谣言流传的过程中,相关部门不一定非要以官方身份告诉大家事情是假的,在借助媒体辟谣的前提下,也要发动基层干部(尤其是乡里、村里的干部)到基层宣传,当面对民众劝解,谣言最终肯定将消失。

当然了,同时,民众也要相信科学,不盲目跟风,不信谣、不传谣。

上海自驾车托运

重庆到乌鲁木齐大件物流

泸州大件货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