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这个节目全是假的你们为什么还要看

发布时间:2020-10-14 07:41:08 阅读: 来源: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我本来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没有见过太阳

若不是要写这篇文章,我大概永远不会看这个节目。

不是装逼,而是我觉得很残忍。

这个节目是《变形计》。

最近一次它上热搜是因为城市少年被农村妹妹整哭的一段视频,被称为“《变形计》史上最搞笑的一段视频”,这种宣传方式果然骨骼清奇。

陈新颖,一个从叛逆少爷变身受气怂包的城市少年,父母离婚一个月后才告知他。画面里,陈新颖把前来喊他吃饭的母亲从房门推出去摔倒在地上,“她活该”,陈新颖一遍一遍说。

他在流连在城市的车水马龙里、霓虹灯里,就是不愿意回到家里。

当陈新颖来到农村,却被妹妹张水丽花式折磨。变形才一天,他就哭着对镜头说:“我人变好了,但是却疯了......”

紧接着而来的第二位主人公张迪,由于不愿意上交手机,一来就跟节目组编导杠上了,砸行李砸伞砸一切能砸的东西……

在《变形计》里,这样充满矛盾冲突和喜剧张力的片段比比皆是。虽然节目借这两位主人公之口一直强调“没有剧本”。

曾任《变形计》制片人的谢涤葵(《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说:“设计任务,真实记录。”这就是《变形计》的野心之处,它不仅是记录,还要介入。

《变形计》膨胀的野心

既然是电视节目,就要考量收视率。没有矛盾就制造矛盾,没有冲突就制造冲突。

记录这个词太平淡了,要想剧情能够变得波澜起伏,编导可谓功不可没。

根据《变形计》的规律,城市孩子到农村后一般发生如下事情:受到热情招待(主人常常会杀一只鸡);干农活;因不堪生活艰苦逃跑;在学校与老师或同学打斗;闯下大祸;为弥补打工挣钱;最后落泪醒悟,表示变形成功。

GQ杂志曾对参加过《变形计》的三位少年进行了后续采访,城市少年施宁杰对“变形”完成得尤为精彩。

从节目画面上看,那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施宁杰一脚踢飞凳子,踹烂了桌子,最后找来一个锤子,把家里的桌椅挨个儿砸了个稀巴烂。

有一天节目组要求他给王多权洗头,他对此很抵触。节目组的编导却展开一轮轮的威胁:“你不洗,这辈子就回不去了,你就在重山的包围当中等死吧。”一副“你怎么样,你生气呀,你生气也没有用”的样子,不停地挑衅,无限地刺激。

“这都是节目组逼的。”施宁杰说。

而在新一期的《变形计》中,同样的画面也曾出现在张迪身上。没有任何预兆,张迪突然将家里的床单愤怒地剪碎烧掉……

而曾为《变形计》栏目组引荐乡村小学的支教老师更是在节目播出后,控诉栏目组几大罪状。

编导将寻常发生的事情强制加上前因后果,甚至将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剪辑到一起,一次制造矛盾亦或是感动。更有甚者,栏目组会加以引导,来得到自己想要的素材。

比如城市少年砸了家之后要打工赚钱,编导将他带到一条街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为他提供工作——除了一个煤矿老板。少年将下矿挖煤赚的一点微薄的钱送给农村的父亲。

故事不仅感人,并且充满了救赎感——当初农村的父亲就是因为下矿井才残废的。

和节目组待了半个月后,施宁杰总结了一个经验:“节目组要你坏的时候,他就会刺激你,激怒你;要你好的时候,你就看到导演们焕然一新了,‘我觉得你今天非常棒’,‘你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举动’,‘你要做一个好人’,这样不停灌输。”

所谓“变形”,只是想要你坏的时候,就展现你坏的那一面;想要你好的时候,就展现你好的那一面。这个人本身并没有什么变化。

整个节目就是一场盛大的谎言。节目组为了赚足眼球和收视率,无所不用其极地刺激这些情绪不稳定的少年们,对少年们的心理健康真的没有影响吗?又是否会误导电视机前的观众呢?

走在一条路上的少年们

为什么城市少年被节目丑化成这样,还源源不断有人报名参加?

只能是,节目和少年们各取所需。

新一期的少年们都有不少诸如“早知道这么苦我就不报名了”的怨念。不想吃苦,不想变形,那么他们想要的是什么呢?

我暂时不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看这些曾参加过《变形计》的少年们。

占据《变形计》最帅主人公排行榜top1的李宏毅前段时间参加北电艺考就上过一次热搜。从一个因吃不了苦而退出韩国造星公司SM练习生计划的叛逆少年,到如今出单曲、演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等、拍网剧、微博粉丝从40多个到704万的网红,这一切都是《变形计》的功劳。

然而他在直播里撕开了节目造假的冰山一角——打坏东西不用赔,节目组让他们在农村使劲闹。

前段时间,韩安冉和前男友的撕逼大戏登上热搜,号称“活到老整到老”的她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整张脸变成了一个灵异的充气娃娃。微博坐拥粉丝239万,开网店、打广告。

施宁杰参加《变形计》之后觉得自己变得成熟了一点儿。他说:“我上《变形计》的时候觉得奥迪 TT 和宝马不错,但是到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开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这是一个变化。可能这两个车更适合我一点儿。”

几乎每一个参加《变形计》的城市主人公,在微博上至少100万粉丝,走上同一条路。

更讽刺的是,节目制作人表示:“《变形计》是我们在偏远山区挖到的一剂良药,专门治疗让很多家长失去信心的城市独生子女病。 ”

而大家都忘记了一个事实,孩子堕落跟家庭不无关系。先不说陈新颖在父母离婚之后倍觉孤独,而张迪的父亲跟他交换的变形条件是一天5000块钱。更有意思的是,俩人饥肠辘辘却不会做饭之时,陈新颖吐槽妈妈做饭之后自己从来不吃而是单独点外卖,张迪则表示羡慕,感慨到妈妈不会做饭家里都是点外卖。

这就是中国家长普遍的问题:孩子出了状况,家长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加倍努力地给孩子找麻烦。

消失的少年

与贫富差距不同,这是两个阶级的不同。我要说的是:这不是在一个平等的交换。比如让一个西班牙的孩子和日本孩子交换,感受彼此文化不同,这是平等。而让城市富裕家庭的孩子和穷困山区的孩子交换,充满了对比条件下的优越感。

这不平等。

把穷苦的农村孩子当成一剂良药来拯救那些堕落的城市孩子,这个药引子的比喻颇有几分人血馒头的意思。这些贫苦的大山人家,他们深陷绝望之中,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如何去拯救别人呢?

在那些城市少年参加节目成功走红后,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却杳无音信、无人问津。那个叫小黑的少年,因为肾功能不全没钱治病,他已经悄然离开了人世。

你说,那些善良的农村孩子到了城里后,除了开阔了眼界,心里会不会有一点“恨”,会不会问一句:“凭什么?”

参加完《变形计》回来的董建设却失踪了,家里人怎么找都找不到,只好联系电视台,他们猜测有可能去找城里父母了,但是他们却没有地址。直到后来,有人在大街上看见了他,形容枯槁。他没有去找城市的父母,他知道他不是他们真正的孩子。

当节目组找到他时,董建满眼饱含愤怒地盯着节目组的编导:“我恨你们,原本我在家里生活得很好,我不知道城市是什么样子。原本我可以一直就那么过下去,可是你们却偏偏要让我知道,城市里是怎么样的生活。”

编导试图跟他解释这样是为了让他开阔眼界、生活得更好云云。

他只是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只能生长在大山里,他们生活在城市里?”他的愤怒和委屈搅和着父母的震惊和羞愧,让时间凝结在了那一刻。

你我都知道,苦难是没有价值的。

你我都知道,7天什么都改变不了。

你我都知道,贫穷不是教育的苦口良药。

既然都知道,为何这个节目还会变成一场狂欢?

贵阳去痘痘哪里好

南京看精神分裂医院电话

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挂号

重庆的白内障手术的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