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3:53 阅读: 来源: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核心提示:一晃几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坐着公交环绕着整座城市看夜晚霓虹灯闪烁,永远都不会觉得疲倦,以前的很多事在岁月的流转中已无法历历在目了。时光像一把极致的筛子,筛掉琐碎,留下的总是最真的人和事,如果我们早些信任时光的力量,也许我们便会懂得避开有些伤害成长...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坐着公交环绕着整座城市看夜晚霓虹灯闪烁,永远都不会觉得疲倦,以前的很多事在岁月的流转中已无法历历在目了。时光像一把极致的筛子,筛掉琐碎,留下的总是最真的人和事,如果我们早些信任时光的力量,也许我们便会懂得避开有些伤害成长。我总是习惯的坐在右边靠窗的位置,看窗外熙攘的人群,然后寻找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可终究,只是习惯罢了,有些人在选择背身离去的那一刻,早就背道而驰,然后,在不同的人潮里拥挤,酸甜苦辣,生活的百般滋味都与彼此无关。在岁月斑驳的光影里相失相忘,渐行渐远。

“还记得那场音乐会的焰火,还记得那个凉凉的深秋....”手机响了,是筱瑾,

“喂,瑾!”

“莞阳,在哪呢,快回来吃晚饭吧,我和凌子弄了老半天,做了许多你爱吃的菜,没有品尝的人,我们边吃边互相吹捧的感觉想想都好凄凉哦!”筱瑾嗲嗲地说道。

我笑了笑:“现在几点了呢?”

我看看,额,,快八点了吧!”

我听着报站的声音,确定我在离家越来越远的路上:“我可能赶不回来了,你们吃着吧,给我留一点就好,明天给你们写品尝有感,以表达对你们厨艺的崇高敬意。”

“回来嘛,西街有一家很低调又有品位的咖啡馆,我们一块去喝啊,最重要的是新开的,买一送一哦,我们三花两份钱还够打包一份兜着走的,错过了好有罪恶感。”筱瑾永远用这种不捡钱就算丢的精神生活,抠门的时候无孔不入,当然,她仗义的时候也是女人与女人间少有的,与义气相比,她的抠像更像是生活的调剂,有一天不去计较大以元小以毛为单位的金钱便觉得日子便失去了很大的乐趣。

“我在公车上呢,车在逆行,回不去了呢,我可能要晚点回来了。”我望着窗外的夜幕,像被星光点亮了一样,不再那么的神秘莫测。

“那好吧,老毛病又犯了,下次不挑你抽风的时候大显身手了,那就先这样说咯,不要回来的太晚了,单身白领文艺女青年,有多少人都在或明或暗的虎视眈眈哦!拜了!”(好读者吧:)

“恩,知道的,拜!”搁下手机,忽然觉得很幸福,刚刚和瑾说的话还在脑海里,听到瑾的声音,总会让心情加分不少,我不确定这是不是那种叫正能量的东西,总能让人觉得分外轻松。公车依旧在前行,绕过一个个街区,转过一处处狭角,用一个小小的窗口在打量着这座城市,剪辑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片段。

筱瑾和凌子就是很典型的从远古洪荒顺流而下,历经时光这把大筛,留下的最珍贵,最坚实的石头,真实的就算是一把千疮百孔的破筛也不会把她们漏掉。瑾是我小学的同学,初中的好朋友,高中的闺蜜,后来考在了两所相邻的大学便在说着不离不弃的誓言里一直相爱到现在了。我们的性情相反,她活泼开朗,爱吃,爱玩,还有改不掉的爱占小便宜的习惯,但她在我的心里是一个有点抠门的女王,不折不扣的御姐,会不计后果的替朋友出气,有她在很有安全感,潜移默化中也让我的世界强大了不少。我最爱的是她的歌喉,沉定有力,有岁月感却不沧老。

凌子是我和瑾初三的同学,后来因为在那个青葱年华里分享过最伤痛的秘密从此变得无话不谈。她总爱说些颠三倒四的话,妙趣横生的生活着,但我知道,不按理出牌的她总能让我们三个人的世界有条不紊,是早年的历练让她成为了最居家的女人,也因为她有一个一直很爱她,陪伴在她身边的男朋友。这是我和瑾羡慕不来的。

想着想着,都快忘记坐到哪了,看着手机上快十点了,就下一站下吧,我把刚刚吹着风四散乱开的头发自然的绾成一个髻,这样看上去就不会像个小疯子了。忽然耳边想起了一个声音:“还记得那场音乐会的焰火,还记得那个凉凉的深秋,还记得人潮把你推向了我,,,,,”我呆呆的看着自己手机上黑黑的屏幕,铃声依旧在想起,我缓过神顺着声音的来处回过头去,他也正把头抬起,我不敢相信那是他,我只知道脑子里在那一刻混乱的快要窒息。也忘了自己是怎样站起身来,随着到站下车的人潮涌到站台上的。身旁川流的是匆忙的赶着上车和下车的人,他们不停地擦过我左边和右边的肩膀,那一刻,我的存在多么的突兀。“那是他吗?这么多年没见,眉宇间的气息更加成熟安定了,眼神却不再那么清澈了,对,那是他的,不可能忘记的人,可是他为什么想不认识我一样?”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 还是这个样子,我摇了摇头,尽力去想一些别的事情,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到马路的另一边搭车回去,而是拦了辆出租车回去。

瑾和凌没有回来,我没打开灯,只是借着门窗外熹微的光亮走到自己的房间,微微的风吹动着浅蓝色碎花的帘子,有在夏日里微醺的感觉,我打开柜子上那瓶还剩一小半的葡萄酒,贪婪的灌了一大口,干咳了几下,喉咙里有了一些撕裂开的感觉,酒精的浓度驱不散那一眼对视里的潮湿粘稠,脑海里浮现了许多这几年来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去不再想起的往事,终于在一个十分偶然的夜里功亏一篑,俨然像一部默片,在眼前不住的流转。。。。

钦州西服定制

丹东工服设计

阜新职业装定做

西安制作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