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本学者呼吁警惕美国网络帝国主义

发布时间:2020-03-23 11:47:12 阅读: 来源: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感谢倭人帝国主义的投递新闻来源:新华网日本《朝日新闻》网站7月13日发表文章,题目为《警惕美国“网络帝国主义”》,主要内容以下:谷歌及其它美国互联网公司革命性地改变了人们在网络上搜集、传播信息及相互沟通的方式。这些网络公司制造和开发的“云计算”等网络服务和平板电脑等工具,为顾客和企业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曾任政府官员的庆应大学媒体技术研究学院教授岸博幸,一度热衷于推行互联网运用,如今则呼吁人们警惕“美国网络帝国主义”。“云计算”安全风险巨大朝日新闻社:网络帝国主义究竟意味着甚么?岸博幸:我们平常使用的谷歌、雅虎、亚马逊、推特等网络服务,都是美国公司提供的。这些公司在各自领域里建立起全球垄断或主导地位,使得全球网民对他们 提供的服务构成了严重依赖。这些美国公司由此建立起全球化的系统,从而在互联网上大把吸钱。我说的“网络帝国主义”,指的正是美国对全球网络市场的统 治。朝日新闻社:但是这些服务使得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了,难道不是吗?这又有甚么错呢?岸博幸: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比如说,一些人认为各国的食粮供应都应力保一定程度的自给率,避免过度依赖进口。那末互联网领域,这1事关信息传播的重要 基础设施不也同理吗?这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在关键的网络服务上完全依赖外国公司难道不会带来任何问题吗?朝日新闻社:说到国家安全问题,“云计算”正在引发日本国内愈来愈多的关注。日本一些中央及地方政府机构和大型企业已开始使用美国公司提供的“云计算” 服务。这会带来甚么隐患吗?岸博幸:我很好奇这些中央及地方政府机构,还有那些企业,是不是意识到了将关键数据存储于海外匿名服务器上的安全风险。他们是不是充分了解服务器所在国的法律 呢?某些国家允许人们通过此类服务器取得机密信息。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美国2001年《爱国者法》授权当局可以自行获得服务器数据。在我被政府借调到一家国际组织期间,曾目击智能机构(通过服务器)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很多人无需掌握黑客技术就能做这些事。对一个公司或组织来讲,在毫 不了解内幕的条件下,将机密信息交给掌握“云计算”服务器的人是不计后果的行动。你使用这些服务时,根本没法排除有人未经许可接触数据的可能性。美国联邦 政府立法规定,为联邦政府提供“云计算”服务的公司必须将服务器设置于美国本土大陆,即便夏威夷都没法避免风险。朝日新闻社:美国政府不允许“云计算”服务器设置在夏威夷吗?岸博幸:是的。这反映出美国本身对信息安全的敏感性。我希望日本中央及地方政府机构、企业都能认识到“云计算”服务的潜伏风险。这是互联网领域的现实。尽管如此,“云计算”本身是一种非常便利的服务,具有增长潜力。我希望日本公司能够在本国建立数据中心,向市场提供安全便利的“云计算”服务。我认为政府应当提供诸如减税或补贴等政策支持,以鼓励国内这类服务的发展。互联网市场被美国扭曲朝日新闻社:美国网络公司还深入改变了图象、音乐和文章等内容的传播方式。你对他们在这1领域所起的作用也是持批评态度的吗?岸博幸:这些公司本身其实不创造内容,但通过向市场免费提供他人的内容产品取得快速增长。这些公司通过掌握庞大的用户群吸引了愈来愈多的网络广告投放,从中取得巨额利润。目前在英国,一般企业在互联网的广告开支已超越电视广告的总量。传统的文化和媒体等内容产业的经营,需要投入高额本钱,广告收入本来是其重要的收入来源。当用户习惯了免费的网络服务时,就不再愿意为内容付费。这类运营模式为全球内容制造商及传统媒体带来重大打击。在21世纪的“网络帝国主义”中,构成了新的剥削者和被剥削者。朝日新闻社:但这是一个自由市场中由消费者做出的自由选择。难道这不是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带来的公道结果吗?岸博幸:在市场理性的条件下你可以这么说,但互联网市场是被扭曲的,它的全部体系和规则都是有益于美国网络服务公司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国知识产权保 护法规定了要“公道使用”内容产品,美国法律也规定网络商必须通过设置于本土的服务器提供服务。谷歌公司在未事前取得授权、未支付相干费用的情况下,大量 拷贝链接全球报纸杂志的内容,吸引了大量用户。在互联网上非法下载和内容同享习以为常,而在真实世界里,这就是偷窃。自由竞争是很重要的,但目前这类市 场构成的竞争环境是被扭曲的。政府应对网络加强管理朝日新闻社:互联网本应是不受政府管制和干预的自由空间。你是不是认为政府应当治理网络服务市场?岸博幸:是的。当市场没法保证竞争者的公平性,也没法为市场以外出现的问题提供有效解决手段,例如全球变暖问题,这种情况下市场就失灵了,需要政府的干预。传统文化和新闻产业的日渐衰落明显昭示了市场失灵。欧洲已在此方面采取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措施。比如说,德国政府拟立法阻挠网络服务公司无偿使用国内媒体内容。法国和英国拟立法打击非法下载,以整理国内网络市场环境。朝日新闻社:为什么这种情况至今还没有引发日本国内的重视呢?岸博幸:许多日本的互联网专家更关心互联网的技术层面。当一项新的网络服务诞生时,他们可能普遍关注其新功能和应用,很少看到其对经济和社会的负面影响。新闻业从本身角度动身,主要关注的是媒体应当并将如何改变。朝日新闻社:网民是不是也对新美帝国主义的突起负有责任?岸博幸:不,网民有权寻求便宜便利的服务,不应为“网络帝国主义”的产生负责。但在国家层面,日本应像看待外国公司完全占据汽车市场那样,高度重视外国网络公司对市场的垄断。当我担负官职时,我曾热衷于推动互联网发展。我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如何在日本推行新的网络服务,而没有认识到其中存在的问题。这正是目前国内通信产业及工业机构的通病。我现在呼吁人们警惕网络帝国主义,部份缘由也是出自对我过去行动的后悔。目前这类情形如果不能迅速得到改变将会更加恶化。

成都曙光男科医院医院动态

深圳妇幼保健院哪家最好

南京整形外科医院

武汉康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