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窝棚里的13岁少年从未觉得生活苦难搜了

发布时间:2019-10-09 08:26:33 阅读: 来源:气液双相缓蚀剂厂家

窝棚里的13岁少年:“从未觉得生活苦难”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在线记者 谯娇)“六一”是专属于儿童开心欢度无忧无虑的节日。对于13岁的田发俊来说,今天这个节日过得十分特别。年幼丧母,住在窝棚里的他,在这天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今(1)日上午,记者跟随武侯区爱心圆梦公益组织走进田发俊的学校及家庭,逐步认识和了解这个乐观开朗的少年。

年幼丧母,家庭贫困的他开朗乐观

今年13岁的田发俊是机投中学初一学生。记者初见他时他稍显腼腆,话不太多,但在他身上并未看出他悲惨的身世和十分贫困的家境。衣着干净整洁,眼神明亮的他就是我们身边一个清清爽爽的英俊少年。“乐观开朗,积极向上”是身边同学及老师对他的统一评价。而多门课程保持全班第一的成绩也证明了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当我知道田发俊的家境和成长经历的时候震惊了,从娃娃身上完全看不出来,他幽默开朗,聪明好学,还主动包揽讲台区域的卫生……”在田发俊的班主任口中,他的优点数也数不尽,而同学们也对这个乐于助人的小伙伴持有很高的评价。

据记者了解,田发俊出生之际,妈妈因大出血死在去医院的路上,她还没来得及看看本应在这世与他互为母子的婴儿,便在泪水中撒手人寰。田发俊6岁时,父亲又因一场车祸尾椎受伤,失去了干体力活的能力,只身留在资中老家照顾大小便失禁的岳父,替亡故的妻子尽这一生的孝道。于是,田发俊只能与年迈的爷爷奶奶在成都生活。

家,废旧木头搭就的窝棚

在学校领导及武侯区爱心圆梦公益组织的相关人员陪同下,记者来到田发俊在机投桥辖区一木材加工厂区内的家中。在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厂区内,一处废旧木头、破烂塑料布、支离破碎的石棉瓦搭就的一个低矮窝棚,就是田发俊的家。

在这里,他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低着头,走进窝棚,四面透风,在大雨滂沱的雨季, 这必是一个泽国。桌上有干硬的米饭和一碗萝卜,一家人已经吃了两天。木箱做的床和被褥早已辨不出本色。范奶奶说前段时间给孙儿捡了一床蚊帐,蚊子就没法咬他了。有时交不起电费,孙儿就只有点煤油灯做作业。听范爷爷讲,他们1993年来到成都,先拉板车为生,后来年纪大了,拉不动了,就在2008年到这个木材厂做活落脚,拉扯孙儿。

老两口做的活计就是给木材刮皮。“一根五六米的木头放在自己钉的架子上,转动着刮去树皮,需要五六分钟刮一根,可以挣五角钱。如果木头小,就是一两角钱一根。”爷爷苦笑道。“都有6天没木头刮了,就靠自己骑三轮帮人送货挣个几块钱。”这种工作,两位老人每个月最高收入1千多元,最少就只有四五百块。

武侯区爱心圆梦公益组织、机投镇街道办、半边街村委会及机投中学领导等都用实际的方式表示了这个不幸少年的关怀,不但带去了田发俊家需要的生活用品和爱心慰问金,还即将安排一处免费房屋,供田发俊和他的爷爷奶奶生活。

感恩,从未抱怨生活苦难

在与记者聊天的过程中,老人没有抱怨,说得最多的就是感谢学校和社会上的好心人士对他们的关心。田发俊从小学到初中一路都受到爱心人士的捐赠和帮助。现就读的机投中学不仅收下了他,还免去了伙食费,书本费等一切费用。

而新近成立的武侯区爱心公益组织的发起人张世红在听说了田发俊的故事后深受感动,在朋友圈传播了这位懂事少年的事迹,引起了不少爱心人士的关注并以不同方式参加到爱心捐赠中。

据张世红介绍,武侯爱心圆梦公益组织旨在发现和寻找辖区内贫困或困难的人和事,通过自媒体的发动和媒体的宣传,让他们得到精准的帮扶,张世红认为:爱和付出是有姿态的,可以是居高临下的施舍,也可以是平等尊重和发自肺腑的心疼。她希望每一位受助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天使承载美好善良的梦想。

张世红曾发起"保鲜膜少年"刘良陈的救助活动,历经多方筹备,终于在六一前夕发起并成立武侯爱心圆梦公益组织,她希望集聚更多的力量帮助到更多的人,一道弯腰拾起潮落时搁浅在沙滩上的鱼,"当我们把鱼儿丢向大海之时,它便赢得了生命。"

爱心圆梦公益组织旨在能给受助人带去有尊严的生活,有希望的未来, 种下爱,收获爱,"当我们撒下爱的种子,来年,必是一路鲜花盛放。"

采访的最后,田发俊对记者说起没见过面的妈妈,他说他心目中,自己的妈妈就是<冰河时代>中,在被野兽吃掉之前将孩子交给他人的妈妈形象。在田发俊心中:妈妈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舍弃了她生命。他说每年清明节都想回资中给妈妈上坟,但来回车费太贵了。

说起理想,原来是想当一名长途车司机,可以去远方,看看变幻的风景。现在到了机投中学,老师同学对自己关爱太多,让自己有些改变,变得更有自信了,想考个好高中,长大开公司。听说要竞选班干部了,田发俊很欣喜,他高兴地说:我一定要参加竞选劳动委员。我不禁问:为什么偏偏只是劳动委员。田发俊羞涩的低下头,说:“大家都对我这么好,我想给学校老师和同学们做点事情!”

当记者问到对于这样的生活环境会不会有抱怨时他回答道“我从未觉得自己生活苦难,虽然没有父母在身边,但爷爷奶奶和社会也给与了我足够的关心和爱,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努力报答他们。”

铝空调罩

云南方管价格

森林小火车

捕鱼游戏注册